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互联网医院集体“爆发” 标准仍滞后
  • 2016-12-20 20:26:58 字体大小:[]
    更多
  •  

      互联网医院的集体爆发成为整个2016年移动医疗领域的绝对亮点。业内多个相关统计表明,今年全国互联网医院大军队伍已经扩充到近40家,其中,实现落地运营(已提供PC端或者APP端服务入口)的接近30家,其他则在2016年公开宣布签约在建。

      虽然多个互联网医院的具体运营模式有所区别,但业内认为,互联网医院是移动医疗完成医疗闭环的关键环节,移动医疗也借此介入诊疗环节。在互联网医院集体爆发的同时,相关概念及监管标准仍缺失。

      全国已有近40家互联网医院

      今年下半年开始,关于移动医疗进入资本寒冬,后续发展乏力的说法在业界流传,但2016年,互联网医院集体涌现,速度明显加快,表现足够抢眼。上半年,“三亚首家移动互联网医院启用”、“河南试水互联网医院”、“江苏省第一家网络医院上线”、“移动互联网医院落户济南市中心医院”、“广东‘云医院’上线”等消息在一周内就相继传出。

      记者查阅多个相关统计数据,得到了同样的数据:截至2016年11月,全国互联网医院大军已经扩充到36家。其中,已实现落地运营的25家,其他11家在今年也公开宣布签约在建。

      本月,互联网医院仍然在发力。月初,微医、好大夫在线的互联网医院相继落地,巧合的是,继今年4月6日分别在甘肃、宁夏上线和签约互联网医院后,微医、好大夫在线的互联网医院又几乎同时落地宁夏银川。微医集团此次在银川贺兰县落地的互联网医院已成为其乌镇互联网医院之后,在全国落地的第17个互联网医院。此前,阿里健康的互联网分级诊疗试点平台已于11月在重庆奉节数十个村落地。

      与前几年的移动医疗融资潮和布局线相比,在被称为“互联网医院爆发元年”的2016年,互联网医院的上线速度不比当初慢。

      互联网医院运行模式各有区别

      互联网医院落地后,互联网医疗企业与医疗机构(院校)、地方政府合作成为互联网医院的主流模式,阿里健康、好大夫、微医均是如此,只是稍有区别。

      在重庆奉节落地的互联网分级诊疗试点平台中,阿里健康承担技术方案的设计和解决,建立互联网分级诊疗平台,将村医和奉节县人民医院、西南医院连接在平台上,以实现农村居民“小病不出村,大病县里看,重症连省院”的目标。阿里健康副总裁马立介绍,这是阿里健康网络医院的2.0版,待业务成熟稳定后,阿里健康会结合各试点的运行情况,在全国复制推广。

      好大夫在线的互联网医院则是一家互联网医院“覆盖”多个分诊中心的模式。一方面,平台上的13.7万名专家可通过互联网医院连接全国患者,在完成医师多点执业后,医生在线为患者开具处方、检验检查单、手术单,另一方面,与具有资质的药店合作,在线下单后药品配送上门,同时与全国的医疗机构合作,将需要线下操作的检验检查、手术分配到患者身边的医疗机构,由专家指导当地医生完成,借此,互联网医院辐射范围将扩展至全国。

      微医则与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牵手,提供在线咨询、问诊、电子处方等线上服务及基层医生的培训和健康云卡的应用等。微医创始人廖杰远表示,平台累积的24万专家、7200组专家团队和8个远程会诊中心将全部对接入驻宁夏互联网医院。

      借互联网医院完成盈利闭环

      互联网医院为何在2016年集中爆发,成为移动医疗企业“争抢”热点?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告诉新京报记者,借助互联网医院,移动医疗企业得以切入诊疗环节,完成盈利闭环。

      以好大夫互联网医院为例,好大夫在线在分诊、电子处方、异地手术等多方面实现24小时和多场景覆盖。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和卡瓦心脏中心作为首批签约的线下医疗机构,可为患者提供检查、住院等服务,互联网医院同时与具有资质的线上药店合作,在就诊链条中,从问诊到拿药的各环节均在线上完成。

      虽然时间不长,已有互联网医院实现盈利。廖杰远曾透露,微医今年总收入约10亿元,其中乌镇互联网医院总收入8亿元。另据报道,盈利来源主要为保险、互联网医院和药品。

      互联网爆发之初,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今年北京市出台挂号新政,移动医疗平台周边服务的空间被严重挤压后的被迫转型方式之一。这种“转型”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

      问题1互联网医院标准仍滞后

      一直伴随互联网医院的一个话题是,虽然发展迅猛,但互联网医院的概念及相关标准仍滞后。部分互联网医院套用了线下实体医院相关标准,七乐康互联网医院运转标准与实体医院信息安全管理、处方安全这些管理运转标准一致,制定了医生多点执业、电子处方审核、流转管理等要求。好大夫在线CEO王航表示,已经为“线上医疗行为”制定相关规范,并已应用于日常业务管理。

      问题2互联网医院需几家?

      另一个问题是,我们究竟需要多少家互联网医院?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巡视员廖新波曾表示,互联网医院如同集团军的建制——师、团、营、排、班,做到互联互通只是集团军内的情报互通,依然没有改变原有的“编制”,是医疗市场的势力划分或资源瓜分。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则认为,致力于全国性的互联网医院如此之多,市场业态不可能长期如此。经过市场的整合和淘汰后,可能只剩下少数几家。

相关阅读

头条推荐
版权所有:神州奥美  广告服务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15 www.aomeisof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神州奥美 网站地图